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傅佩荣 发表日期:2013-06-09


 柯以曼教授知道我正在研究儒家价值观的问题,因此在邀请我去他的班上为学生们谈谈儒家时,希望我从价值观的角度反省儒家与东亚经济发展有何关系。

     这是个延续二十几年的老问题了。简单的答复是:第一,经济是人群的活动成果;第二,人的行为不能离开思想,尤其是群体的习性更是如此。因此,只要东亚各国的现代化有某种一致的表现,背后必有隐藏的因素,亦即在思想上应该可以找到共同的基础。然后,这个共同基础以儒家最有可能。可能性是一回事,但是若要证明,真是谈何容易。

     连我们这些儒家的后裔都捉摸不定的问题,外国人又怎么弄得清楚呢?果然,我依约前往柯以曼教授的班上,先作半小时的儒家介绍,再开放讨论,立刻面临的问题就是:「在儒家的影响下,每一个人都很会赚钱;儒家是不是专门教人赚钱的呢?」

     这个问题并非毫无道理。譬如,日本曾有《论语与算盘》这样的名著,表面看来好像学习《论语》与精打细算有些关联,而事实上,内容却是讨论「义与利」,亦即:《论语》以义为主,而算盘则侧重于利,两者配合起来即是「见利思义」与「义然后取」,可以两全其美。

     因此,说儒家教人赚钱,其实是误解;说儒家教人为人处世,赚钱也心安理得,才是正解。进一步来说,儒家肯定我国传统的家庭关系,每一个人所考虑的不是个人自己的享受与成就,而是家庭成员,尤其后代子孙的发展。如此一来,接受了儒家思想,就会努力工作赚钱,然后拚命储蓄,累积财富与资本,进而以全副精力培养子女,使他们接受最好的教育,以便将来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资本加上人才,整个社群自然走向现代化的高峰了。我们可以继续思考:一个人赚钱时,如果想的只是自己,难免有两个后果,一是自己的需要有限,因此不妨放慢赚钱的脚步,二是赚的越多就尽情挥霍,沉迷于世俗的享乐中。换个角度来看,一个人赚钱时,如果想的是子女,再推演到祖先的期许以及后代的兴旺,那么就会理直气壮,再接再厉,不到鞠躬尽瘁,绝不停止。

     事实上,随着现代化的进展,「个人主义」的观念已经日益流行,许多年轻人也接受「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想法,不过与西方相比之下,国人总是会多想一些有关父母、家庭与子女的需求,因而在赚钱的动机与动力上仍有强劲的活力。

    天下事总是利弊互见的,譬如,现代化固然很好,但是后遗症也不少。儒家重视人际互动的关系,固然不错,但是个人心灵的特殊情操也可能因而受到压抑。并且,即使我们设计了适当的模式,使个人与群体可以相辅相成,这种模式也未必适用于每一个人身上。

     我的意思是:天下没有任何教人赚钱的理论可以称得上是「哲学」的,因为哲学不可避免会接触到人生的根本问题与整体需要。亦即,哲学总是会问:赚了钱之后呢?人生还有其它更高的目标吗?其次,儒家也绝不只是重视家庭的学说而已。儒家有一套人性论,强调个人生命必须在相关的群体中,才能实践其向善的潜能,因此必须入世,扮演积极的角色,改善社会与国家。如果不从这种角度去理解,那么儒家所谓的「杀身成仁」与「舍生取义」,不是几句空话吗?

结论是:儒家不是教人赚钱的,也不只是教人为了家庭兴旺而赚钱的.儒家重视的是"义",是为了实现道义,而在世间奋斗.即使赚了钱,也绝不做金钱的奴隶,欲要做金钱的主人,以金钱为工具来满全道义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