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经济观察报社 著 出版时间:2013-03-01
出版社: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ISBN: 978-7-5158-0098-1
字数:180000 版次:1
页数:324 印刷时间:2013-03-01
开本:16开 印次:
定价:49.8 联系电话:010-59231628 18610838292

编辑推荐
工业是一个衡量一个国家综合实力的标准之一,工业发展的速度也是国家发展速度的重要指标。我国工业从1949年建国之初的惨淡经营,到现在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工业强国,在短短的60年的时间之内,就达成了世界级工业强国的梦想,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而在这短短的六十年之内,我国工业是如果异军突起,冲破西方军、政、工的包围,快速发展起来的,这其中又有多少令国人奋进的大事?本书就从中国工业这60年的发展历程中,所出现的重大事件、重要人物和重要企业出发,将我国工业发展的历史展现给读者。
内容推荐
2009年经济观察报社策划了一组有关我国工业发展历程的专题报道,内容涉及了我国工业发展历程中的典型企业,重大事业和对工业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重要人物以及我国工业未来的发展方向。这个专题得到了读者的强烈反响,为了将专题所传达的正能量再次惠及读者,因此特别将专题的香港内容进行整理和汇编,形成了这本《光荣与梦想——中国经济崛起后的实业力量》。
编者介绍
经济观察报是全国三大经济类报纸之一,是一家以中国经济动态为报道对象,充分表现新兴的、行动能力强的价值观和生活态度的纸质媒体,其在推进中国与世界的融合,为中国和会主流阶层提供更丰富的信息上面作出了卓越贡献。
名人推荐
中国工业发展实例,就是和总工崛起的历史缩影。中国工业历史发展进程中,那些为中国工业发展所做出巨大贡献的人和企业,他们的功绩永远记录在历史的天空之中,让我们思古念今。
——著名财经作家 刘世英
如果说中国是一条正在腾飞的巨龙,那么一个个里程碑式的企业,就是他的脊骨。共和国的车轮、大亚湾核电站、万里长江第一桥、联想 电脑、华为“智”造,只有了解这些标志性企业,才能了解整个民族的奋斗史。
——《经济观察报》首席评论员 孟雷

经济观察报是全国三大经济类报纸之一,是一家以中国经济动态为报道对象,充分表现新兴的、行动能力强的价值观和生活态度的纸质媒体,其在推进中国与世界的融合,为中国和会主流阶层提供更丰富的信息上面作出了卓越贡献。


前 言/3
第一章 回首峥嵘岁月/1
第一节 奠基(1949~1958)/3
○穷得见底儿/4
○能者陈云/5
○梦回一五/6
○链接:陈云的“三大战役”/9
○链接:国门外的10年/14
第二节 迷乱年代(1959~1968)/15
○狂热的时代/16
○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17
○三分天灾,七分人祸/19
○链接:苏联专家撤离中国/21
○链接:国门外的十年/24
第三节 备战三线(1969~1978)/25
○好人好马上三线,备战备荒为人民/26
○从“先抓吃穿用”到“战备为中心”/27
○热火朝天的“三线”建设/28
○这不是打人民战争,而是打人民币战争/29
○做一次“洋奴”吧/31
○链接:国门外的10年/32
第四节 国门初开(1979~1988)/33
○引资:水到渠成/33
○宝钢:横空出世/35
○胎动:三分天下/37
○链接:国门外的10年/38
第五节 三分天下(1989~1998)/40
○“老大哥”变为“度假村”/41
○“小老弟”异军突起/43
○500强的“狼来了”/44
○链接:国门外的10年/46
第六节 大飞机与强国梦(1999~2008)/48
○坎坷30年/48
○告别“市场换技术”/51
○大飞机拉动产业升级/52
○链接:成败荣辱大飞机//53
○链接:国门外的10年/55
第二章 工业地标/57
第一节 日出东北/59
○引子:中国第一炉/59
○日寇的遗产,苏联战利品/61
○工业是怎样炼成的/63
○国企改革30年/64
○重振雄风,再起风云/66
○链接:东北企业/68
第二节 “钢铁长子”的光荣与梦想/70
○三顾茅庐也要看出铁/71
○千呼万唤选厂址/72
○全国共勉,同建武钢/73
○大型国企就是独立城/74
○钢铁,国之脊梁/76
○链接:工业之子们/77
第三节 克拉玛依:戈壁油城/77
○石油人才的黄埔军校/78
○安下心,扎下根,不出油,不死心/80
○到边疆一样可以搞到对象/82
○沙漠的美人/84
○链接:油城地标/85
第四节 万里长江第一桥/86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87
○五年筹备,总理挂帅/88
○百年大计,无冕之王/90
○造桥充当龙头,工业整体升级/92
○链接:共和国的大桥/93
第五节 二汽:“三线”岁月/96
○光阴荏苒40年/96
○艰难上马,却徒劳无功/98
○磕磕绊绊,终迎艳阳天/100
○棺材避雨,新婚住箱子/102
○链接:中国的汽车公司/104
第六节 三峡:世界最大的坝/105
○千年江水泛滥,70年论证等待/106
○千亿巨额投资,17年修建之路/109
○防洪发电航运,生态功过留后评/111
○链接:中国的大坝/113
第七节 宝钢三十年/115
○出炉:一部纪录片引发的改变/116
○争议:几经起死回生必有后福/117
○谈判:与日本没有硝烟的战场/119
○重组:全球最受尊敬的公司/121
○链接:标志性工业/123
第八节 风起大亚湾/124
○缘起:杀出一条血路/125
○争论:是不是亏大了/126
○波折:切尔诺贝利警钟/128
○学费:落后与先进之间大碰撞/130
○运行:10年磨一剑/131
○链接:中国核电方阵/132
第三章 工业人/135
第一节 大飞机追梦人/137
○未圆之梦,昌盛起航 /138
○悲情运十,国产率96%/140
○起落之间,幡然醒悟/142
○永不放弃,愿赠国家/143
○链接:中国飞机人/144
第二节 地质工业之光:李四光/146
○孙中山的期许/147
○不甘贫油国/148
○攻下松辽平原/149
○春蚕到死丝方尽/151
○链接:石油身影/153
第三节 黄河万里流,谏者黄万里/155
○从海归到大右派/156
○伽利略被捕,地球依然绕着太阳转/158
○非关傲世玩才智,总是挈情忧国泪/159
○链接:中国水利人/161
第四节 吕忠达的大桥人生/163
○搞工程的必须扎在工地/164
○谱写多曲天下第一/165
○桥梁精神的下一战场/168
○链接:桥梁工程家/169
第五节 李刚,第一代的汽车人/171
○为造红旗:连续96个小时没合眼/172
○初次访日:启动现代化换型/174
○中汽公司:吃螃蟹的改革者/176
○链接:昔日汽车人/178
第六节 书福“弄”车/179
○冲压:英雄不怕出身草莽/180
○焊装:汽车就是四个轮子的沙发!/182
○涂装:请给我一次失败的机会吧/184
○总装:大汽车公司的雏形/185
○链接:当代汽车人/187
第七节 华为“教父”任正非/188
○“七国八制”引发的决心/189
○“床垫”和“狼”的标签/191
○痴人说梦和国际化管理/192
○充满矛盾的元素和成熟/194
○链接:教父级企业家们/195
第八节 柳传志,联想的“王”/197
○从“养牛”读出务实/198
○产研结合的10年典范/199
○正面出击战胜国际巨头/200
○联想就是他的命/202
○链接:中国电脑的巨星们/203
第四章 企业未来之道/207
第一节 道路之争:重工业走来/209
○吴敬琏与厉以宁之争/210
○吴敬琏与樊纲之争/212
○吴敬琏的孤军奋战/214
○一场没有完成的争论/216
第二节 民企重型化:梦想与悲歌/218
○羊绒衫商人的“煤电硅铁”梦/219
○看这一长串民企巨头名单/221
○当恺撒遭遇宏观调控/224
○链接:民企转型之路坎坷难言/227
第三节 新型工业化:何为中国引擎/228
○不得不走的新型化道路/229
○工业化和信息化的1+1/231
○或许需要新的经济原理/233
○链接:新型工业化道路成各地经济增长焦点/234
第四节 中国创造:艰难的跨越/235
○起因:市场换不来核心技术/236
○方式:消化吸收再创新/237
○瓶颈:体制突破迫在眉睫/240
○链接:中国制造业,“低成本时代”从此不再/242
第五节 智能工业:领跑者的足迹/243
○智能电网的价值/245
○汽车工业的革命/246
○用自己的产品生产产品/248
○首都机场的工程奇迹/249
○探寻20%的中国元素/250
○人类距离梦想有多远/251
○链接:智能工业将是未来主导产业/252
第六节 能源开采:中国“科威特”转型/253
○大漠煤城与陕北首富/254
○暴富之后的天上人间/255
○能源新都的希望和困境/257
○链接:能源之殇——亟待调整的能源结构/258
第五章 开启绿色经济之门/261
第一节 推动世界复苏的引擎/263
○世界瞄准同一命脉/263
○中国能打翻身仗吗/266
○未来与当下的矛盾/267
○这是生活方式的改变/269
○链接:“低碳”我们做得能够更多/270
第二节 低碳经济:迷茫的当下和不得不行的未来/271
○建筑:王石的住宅产业化/272
○汽车:王传福的明日帝国/274
○发电:中国要做“卖炭翁”/276
○博弈:大国游戏必争之地/277
○链接:哥本哈根上空的硝烟/278
第三节 时髦的绿色工业财富/280
○不是简单的废品回收/281
○新型工业化的必然选择/282
○新名词“生态工业园”/284
○蓬勃发展的变废为宝/286
○链接:绿色工业的领跑者/287
第四节 循环改造:张家港这八年/288
○把循环利用发挥到家/289
○首个《循环经济总体规划》/291
○发展经济与环保并举/293
○链接:中国的国家环境保护模范城市/295
第五节 垃圾和泡沫:新能源之困/296
○财富效应和推波助澜/296
○解决市场再解决工厂/298
○过剩是否伪命题?/299
○新能源等于垃圾电?/300
○新产业也需宏观调控?/301
○链接:产能过剩——中国的风电产业/303
结 语/305

第一节 奠基(1949-1958)
沈威风
编者按
1949年,中国共产党接手的是一个濒临崩溃的经济体系。工业落后西方100多年,工业产值只占国民收入10%,通货膨胀严重。在以陈云为代表的第一代经济工作者的努力下,后来经济形势逐渐稳定了。
中国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出炉的时候,国外的评价是,中国政府是“伸手想抓月亮”。
在1979年改革开放开始之前,“一五”时期是新中国经济建设最令人神往的一段时期。
 
穷得见底儿
1948年,曾经在抗战时期主持美国国务院北京新闻处工作的费正清,出版了他的成名作《美国与中国》。在该书开篇第一段,他这样写道:“中国人民生活的根本问题,常常可以从空中一眼看出:受到侵蚀的棕黄色丘陵、浑浊江河泛滥的平原、小块小块的绿色田地,以及攒聚在一起形成村落的简陋茅屋、错综如网状的银白色水稻梯田和水路,是无数世代折断腰背苦力劳动的见证——这一切都是由于太多的人,过分密集在太少的土地上,从而使人们为了维持生命,耗竭了土地资源以及人的智慧和耐力。”
这位后来被公认为第一流的中国问题专家的美国学者,在描述他眼中中国人的生存状态时,可能也不会想到,中国当时正在进行的内战,将很快就会结束了。在《美国与中国》出版的第二年——1949年的秋天——一个新的强大的政权确立了它在这个国家的领导地位。
然而,就在毛泽东站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宣布中华民族已经站起来的时候,新政权所接管的这片土地,并未摆脱费正清笔下所描绘的贫穷和饥饿。当时,这个国家已经千疮百孔,经济濒临崩溃。
1949年,中国的农业基本上仍然是以手工个体劳动为主的传统农业,生产效率极其低下,全国平均亩产粮食为63.5千克,棉花亩产只有11千克。而此时中国的工业,则比世界主要资本主义国家落后100余年:
到1949年,中国的钢铁工业只剩下7座平炉,22座小电炉;除了少数大城市之外,多数中小城市和农村根本就没有电;全国原油产量不过12万吨;机械工业不能制造汽车、拖拉机和飞机,大多数的机械厂只能从事修理和装配业务;交通运输通信等基础设施受到严重破坏,大部分公路严重受损,铁路无一能够全线通车,沿海航线大部分被封锁。更重要的是,通货膨胀已经难以控制。国民党政府长期滥发纸币,造成物价飞涨,金融货币体系完全失控。而战后恢复经济所迫切需要的资金也被大量转移。
上海解放后,原中央银行被接管时,只剩下黄金6180两,银元154.6万枚,以及少量的外币。
这是比政治和军事更加严峻的考验,不论是败亡台湾的国民党,还是美国人,都不相信共产党能够管好经济。上海的一些资本家说:“共产党军事百分,政治八十分,经济打零分。”他们认为,共产党能从马上得天下,却不能从马上治天下——因为共产党没有管理经济的人才和经验。
能者陈云
在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前后,周恩来以总理的身份,向中央政府举荐陈云主持全国财政经济工作。
陈云出生在江苏青浦县,儿时常常帮舅舅料理小饭铺的生意。在上海商务印书馆当学徒期间,学到了许多经营管理方面的基础知识。20世纪二三十年代,他在上海开办商业机构为党中央筹集活动经费所表现出来的经营头脑,引起了周恩来的注意。1949年2月6日,毛泽东致电中共中央东北局,请陈云来中央一叙。从此,陈云走进了北京东城的九爷府(注:孚郡王奕譓是清朝道光皇帝的第九个儿子,其在皇宫外的居所俗称九爷府),组建了中央财政经济委员会。
政府采取了前所未有的集中财政和扩大征税基础的措施,建立统一的财政制度。在这个基础上,陈云指挥打了一场稳定市场、控制物价的战争,使得延续十几年的恶性通货膨胀得以结束,投机者遭受重创,全国的物价迅速稳定下来。
国外经济学界对此役评价极高,认为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遏制住如此剧烈的通货膨胀,是经济史上的一个奇迹。而毛泽东更是用一个“能”字,来评价陈云所指挥的这一场“经济上的淮海战役”。从此,新中国的经济进入三年恢复时期。(见链接:陈云的“三大战役”) 1950年3月,全国财政收支便出现了接近平衡的新局面,陈云此时也对五年计划的国民经济建设的大致轮廓,有了一些设想。但是,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财政经济工作被迫采取了新的方针,一切服从战争,首先要以财力和物力保证战争的胜利,其次是国内市场的稳定,最后才是各种经济和文化建设:也就是所谓的边打、边稳、边建的方针。
在军费急剧增加的前提下,政府仍然拿出66.72亿元进行建设,平均水平超过了北洋军阀和国民党政府任何一年的建设投资。
到1952年,全国工农业总产值为349亿元,比1949年增长了145.1%,土改基本完成,“三反五反”运动基本结束,抗美援朝胜利在望,国民经济恢复工作取得了巨大成就。这个时候,大规模经济建设重新被提到日程上来。
事实上,在1949年10月1日的下午,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一致通过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的总纲中就明确写道,必须发展新民主主义的人民经济,稳步地变农业国为工业国。其中对有计划有步骤地重点发展重工业,以创立国家工业化的基础作出了规定。
1952年,这个在19世纪中叶被军舰和大炮打开了国门的国度,从洋务运动开始几代人向西方寻求“机船矿路”的梦想在几经失败和挫折之后,终于再度起航。
从李鸿章、张之洞开始,中国人就意识到中国“求强求富”的梦想,在很大程度上建立在机船矿路这些基础产业和基础设施上。可是半个世纪之后,陈云所面对的机船矿路,仍然还在蹒跚地追赶时代,而它和这个时代的距离,甚至比李鸿章那个年代更加遥远。
梦回一五
“一五”计划出炉的时候,国外的评价是,中国政府是“伸手想抓月亮”。
的确,“一五”计划是在经济建设任务艰巨,又毫无经验的情况下编制的。如何在一个工业基础薄弱的背景下实现它,如何把如汪洋大海的个体经济纳入国家整体计划的轨道,这些难题,被摆在了没有编制计划经验,也没有精确统计资料的陈云面前。
尽管被毛泽东评价为“能”,在制定如此重要计划的时候,陈云也不能不十分谨慎。“一五”计划从1951年2月开始第一次试编,到1955年3月通过,历时四年,反复摸索,大修了六次,并且在执行了两年半之后才最终定案。一方面说明了当时的政府缺乏主持长期经济发展计划编制的经验,另一方面却也说明,当时的领导人能够采取认真的实事求是的工作方法,而不是轻率粗暴的工作态度——这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第一个五年计划的顺利实施,奠定了中国工业化发展的初步基础。
《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中谈到第一个五年计划时认为:“第一个五年计划用传统的标准来衡量,是非常成功的经济发展规划。中国共产党以有限的资源和经验,能够维持始于恢复时期的经济增长和完成在1949年到1952年底期间谨慎开始的制度改革。这样,中国这几年的经验与苏联第一个五年计划的经验形成了对比,后者的农业制度改革证明是一个灾难。”
在“一五”计划确定以生产资料的工业为经济增长的主要源泉后,中国的投资率从战前的5%猛增到20%以上,而且一半以上的投资被投入到了工业,其中几乎90%又拨给了诸如冶金、机械制造、电力、煤、石油和化工等部门,优先发展规模大和资本密集的制造业。
不可避免的是,“一五”计划从制定开始,就带有苏联的烙印。从1952年开始,“一五”计划的制定小组就和苏联有关方面交换意见,争取苏联的援助。1952年以周恩来为团长的代表团访问苏联期间,中国提出了141个项目,要求苏联帮助设计、供应设备和提供贷款、派遣专家,加上后来补充的一共有156个项目,它们成为“一五”计划的核心内容。
虽然在《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的编纂者看来,“一五”计划这种以重工业为中心的工业化战略与苏联20世纪30年代的战略相似,而这种资源筹措和分配类型以及对大规模资本密集型制造业工厂的优先照顾,几乎必然会催生出一种和苏联相似的集中的计划体制,但是人们应该看到的是,来自苏联的经验、资金和技术支持,对于“一五”计划的顺利进行,仍然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在超过10年的时间里,大约有1万名来自苏联的专家在中国工作,提供技术支持和训练中国技术人员,2.8万名中国的技术人员和工人前往苏联受训。从1950年到1959年,中国从苏联引进的技术设备投资折合人民币总计73亿元。10年中,苏联提供的资料和设计图纸仅仅在1953年就达到23吨,在1954年更达到55吨。可以说,这是现代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一次最全面的技术转让,它使中国的工业技术水平突飞猛进,从落后于发达国家100年,迅速提高到20世纪40年代的水平。
此后,中苏间龃龉日甚,苏方撤走援助专家,以及后来中国国内政治形势的影响,使得这156个项目中的最后一个,一直到1969年才得以竣工投产。这是一段成绩伟大的历史,也是一段代价巨大的历史。以这156项为核心的近千项大中型工业项目,为中国工业化的起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形成了巨大的社会生产力。在这个基础上,中国相对独立、自主和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初步建立起来。
156个项目中所建成的工厂,在其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声名显赫,在中国国民经济建设中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例如三门峡水利枢纽、鞍山钢铁公司、武汉钢铁公司、第一汽车制造厂、沈阳机床厂、西安电力机械制造公司、兰州炼油厂、沈阳飞机工业制造公司、北京东方电子集团、北京兆维电子集团和首都航天机械公司等等,新中国的工业的结构和基础,就此打下。
可以说,在1979年改革开放开始之前,“一五”时期是新中国经济建设最令人神往的一段时期。
在这个时期,市场和商品的经济规律还没有被完全排斥;
在这个时期,缺乏经验的领导者们以谦虚谨慎的工作态度不断调整经济计划,注意从国情、国力出发,在发展速度上,把需要与可能结合起来,注意在发展生产的基础上改善人民生活在这个时期,艰苦创业的精神被发扬光大,工人阶级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得到提升,激发了他们的创造力和提高了生产效率。
在财力物力极为匮乏的条件下,建设者们用“勤俭建国”的原则,展开 了增产节约运动,把川藏、青藏、新藏公路修到“世界屋脊”,在新中国的建设史上,写下了许多感人的篇章。
然而,这一场在火热的新中国经济建设中被激发出来的热情,逐渐演变出一种贪多求快、急躁冒进的情绪。冒进与反冒进的政策摇摆,几乎贯穿整个20世纪50年代。
到了1958年,这一切终于有了定论,中共八大二次会议对之前的反冒进工作进行了批判,认为反冒进损害了群众的积极性,影响了生产建设。于是,在1958年掀起了经济建设的大高潮。
链接:陈云的“三大战役”
1949年5月25日,解放军攻进中国最大的工商业城市——上海。3天后,第三野战军司令员陈毅抵沪,被任命为上海市市长。几乎同时,毛泽东将陈云从东北调进北京,出任中央财政经济委员会主任,主管全国经济的重振与规划,7月17日,履新不久的陈云抵沪,新中国的第一场经济战役拉开序幕。
当时,尽管全国性战事已经平息,但是物价上涨势头仍未遏制。以全国13个大城市1948年12月的批发物价指数为100计,1949年1月上升为153,4月为287,7月为1059,11月达5376。民间企业家对实业毫无信心,资本大多用于投机,北京、天津两市200家银行、钱庄中96%的资金直接或间接从事投机活动,资本规模极为庞大。全国经济混乱的“龙头”,自然就是上海,其规模、人数、实力远非京津所能相比。就在1949年的5月前后,上海24个商品交易市场和30多个茶会市场,也都被利用来大搞投机活动。全市200多家私营银行、钱庄全部在从事金银外币、证券股票等投机买卖,加上金号、证券号、银楼、钱兑业,以及地下钱庄和职业性的金钞贩子、银元贩子等,全市的金融性投机活动者竟达30万人之众。
在疯狂的投机中,不但原来的国统区物价乱涨,连解放区也受到通货膨胀的困扰。1949年,政府全年支出军政费用、救灾费用及抢修铁路等经费,共达567亿斤小米,而当年财政收入仅303亿斤小米,收支相抵,财政赤字达264亿斤小米。刚性支出庞大,也只好靠发行钞票来解决,人民币的发行额直线上升。一年之内通货增加160倍,到1950年2月则增加270倍。
从1949年5月进城到1950年初,陈毅、陈云与上海的投机商人围绕货币和商品,面对面地打了三次场面激烈的“攻防战”。
第一仗是银元大战,金融投机商在此役中全军覆没。
上海解放当日,陈毅就颁发布告,自即日起,以人民币为计算单位,人民币与金圆券的兑换比例为1∶100000,在6月5日前,暂准金圆券在市面上流通。
多年的恶性通货膨胀,使得市民对纸币失去了信心,投机商乘机炒作“黄白绿”——黄金、银元和美钞。其中银元在5月底和6月初的10天里,价格暴涨了将近两倍。受此影响,上海的批发物价指数随之上涨两倍多,大米和棉纱涨了一倍多,南京路上的四大百货公司开始用银元标价。其他商店闻风而动,相继仿效,拒用人民币。
此时还坐镇北京的陈云意识到:“在金融上所遇到的敌人,已不是软弱的金圆券,而是强硬的银元。如果用正常的抛售办法对抗,势必牵动全国的货币市场,造成全国游资围攻上海,形成决战的态势,不要说我方未必有那么多的银元可以攻防,即便足量抛售,局面也是大乱。”所以,他与陈毅商量决定采取断然的军事手段。
6月8日,军管会通过报纸、电台进行阵前喊话,敦促投机商停止对银元的炒卖,要求商家接受人民币。10日上午,上海市警备司令部司令员宋时轮亲自出动,带领全副武装的军警分五路包围了设在汉口路422号的上海证券大楼。此楼建于1934年,高八层,曾是远东最大的证券交易所。抗日战争结束后,经国民政府批准登记的证券字号有234家,在全国证券金融市场上的地位极其显赫。
上海证券大楼被突袭,所有的银元炒卖活动顿时停止了。随后,全国各地的证券交易场所全数遭查封,“资本市场”从此退出了中国的经济舞台。上海作为亚洲金融中心的功能被摘除,香港取代了它的地位。
银元大战打完后,接着上演的是纱布大战,这又关乎上海最重要的实体产业。
根据陈云给中央的报告,1949年的前8个月,关内(除东北地区外) 的货币发行额从185亿元增加到了4851亿元,增加了25倍,第四季度还要再发行8000亿元,其中4000亿元用于收购棉花和纱布等物资。因此,制止物价上涨是不可能的,而且有“剧烈跳跃之可能”。果然如他所料,物价在开国大典前后,稍稍稳定了一下,从10月15日起,沪津先导,华中、西北跟进,人民币大幅贬值,物价猛烈反弹。不出一个月,京津物价涨1.8倍,上海涨1.5倍。在所有上涨商品中,最具指标意义的就是政府收购的纱布,而主战场便在上海。
上海是全国棉纱和棉布的交易中心,与1937年相比,上海棉纱字号从60家发展到560家,棉布字号从210家发展到2231家。此次贸易投机商集中攻击纱布,上海的棉纱价格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上涨了3.8倍,棉布上涨3.5倍,因此拉动了其他商品价格的上扬。棉纱与银元不同,它是生产资料,无法用查封全部交易行的方式来解决。陈云用的办法是增加供应,举全国之力解决上海问题。
从11月13日起,已从北京南下坐镇上海的陈云给各地密发十二道指令。他命令长江中游的棉花和纱布中心汉口将纱布囤积并秘密东运,西北地区将陇海路沿线的纱布尽速运到西安,华北的纱布则聚集在京津;各地由政府控制的贸易公司,暂时停止交易,将纱布调集到中心城市待命;各工矿投资及收购资金全数暂停支付,由中财委统一掌握;同时,电令人民银行总行及主要分行,除特殊许可外,一律停止所有贷款。陈云的这些指令都在第一时间上报中央,周恩来在电报上批示:“如主席未睡,请即送阅,如睡,望先
发,发后送阅。”毛泽东历来有晚睡习惯,他对此事十分关注,每件必复,宛若在指挥一场决定生死的军事战斗。
经过一段时间的紧张准备,大量物资集结完毕,陈云掌握了充足的纱布,于是开始发动总攻击。陈云在战前还告诫说:“如出现市场大乱的情况,只要我们确已紧缩货币发行,物价指数已涨达两倍则不必恐慌。那时,粮、油、盐等照正常门售量售出是需要的,但过多的抛售则不必要。”
11月25日,陈云命令全国采取统一步骤,在上海、北京、天津、武汉、沈阳和西安等大城市大量抛售纱布。
开始时,上海等地的投机商一看有纱布售出,即拿出全部资金争相购入,甚至不惜借高利贷,因为在过去的20年里,几乎没有人因囤积物资而吃过亏。
然而,这一次他们碰到了真正的对手。各地的国营花纱布公司源源不断地抛售纱布,而且一边抛售,一边降低价格。投机讲究的是买涨不买跌,投机商眼看国营公司的纱布汹汹然地抛出,似乎下定了死战的决心,便先有了怯意。而他们又是一盘没有组织的散沙,如何与一个强悍的国家机器对抗?于是,有人预感到大事不妙,开始悄悄抛出手中的纱布,这消息立刻以“瘟疫”的速度散发开来,市场局面顷刻间发生可怕的反向翻转。纱布抛得越多,市场行情就跌得越惨,一切如大江东流不可抵挡,上海的纱布价格竟在一天之内腰斩了一半。
陈云连同陈毅,又发出三道指令,规定所有国营企业的钱一律存入国营银行,不得向私营银行和民营企业家贷款;规定私营工厂不准关门,而且要照发工人工资;同时在这几天里加紧征税,税金不能迟交,迟交一天,就得罚税金额的3%。有人跟陈云说,这些招是不是太狠了?陈云说,不狠,不这样,就天下大乱。
数招并下,投机商两面挨打,资金和心理防线同时崩塌,顿时溃不成军。他们不得不派出代表要求政府买回他们吃进的纱布,陈云和陈毅则乘机以极其低廉的价格购进。经过此番交手,上海的商人元气大伤,有人血本无归,有人跳楼自杀,有人远遁香港。
纱布大战刚刚鸣金收兵,陈云很快转入到第三战,即粮食大战。
1949年秋季,华北粮区遭天灾,庄稼歉收,原本就紧绷的粮食形势变得更加严峻。在筹划纱布大战的时候,陈云就非常担心北方的投机商集中攻击粮价。如果布粮同涨,南北一起开战,将两面受敌,局面难以收拾。他想出一计,在10月20日急电东北,要求每天发一个列车的粮食到北京,在天坛建仓存粮,而且每天必须增加席囤。这一计谋果然非常有效,北方的粮贩子们看到政府手中有粮,而且日渐增多,便不敢轻举妄动。等到纱布战事抵定,陈云转头专攻粮食。
当时上海的存粮只有8000万斤,仅够市民20多天的口粮,防守力量非常脆弱,各大城市也都面临粮荒。粮食交易市场历来在春节休市,正月初五开盘后会有一波行情,俗称“红盘看涨”。上海的粮商们都把眼睛盯在那个开盘日,在整个12月,他们大量囤进粮食,把全部资金都压了上去,眼看,这将是一场最后的豪赌。
12月12日,中财委召开全国城市供应会议,对全国范围内统一调度粮食进行具体部署。在上个月,陈云已经要求东北每天往京津地区车运粮食1000万斤,此次更是命令从四川征集4亿斤支援上海,同时要求华中、东北在短期内运粮济沪以应急用。他担心这些粮食还不足以应战,又向中央报告,准备向国外增购4亿斤大米。很快,他在上海周围完成了三道防线的部署,第一道是杭嘉湖、苏锡常一线现有的存粮,第二道是从江苏、浙江和安徽急速运粮,第三道由东北、华中、四川组织抢运。据他的计算,这三道防线合在一起,政府掌握的周转粮食大约有十几亿斤,足够上海周转一年半,京津、武汉等大城市的粮食也得到了大量的补充。
正月初五甫到,粮食交易市场上“红盘”开出,出乎所有投机商的预料,粮价不涨反跌,而且连续数日下跌。上海广泛开设国营粮店,持续抛售两亿多斤大米,投机商不得不跟进抛出,损失前所未见。
经此三役,上海的物价开始日渐企稳。自1937年抗战开始以来,困扰
了中国经济12年的恶性通货膨胀终于被陈云遏住。到1950年春夏之交,全国的物价基本上稳定了下来。毛泽东对上海的经济战役评价很高,认为它的意义“不下于淮海战役”。中财委副主任薄一波回忆说,有一次,他向毛泽东汇报工作,毛泽东说,陈云同志有这样的能力,我在延安时期还没有看得出来,可称之为“能”。接着,他顺手在纸上写下了一个“能”字。毛泽东熟读古书,这次他借用的是三国诸葛亮的一个典故,诸葛亮在《前出师表》里评价爱将向宠时说,“将军向宠,性行淑均,晓畅军事,试用于昔日,先帝称之曰能”。
(引自吴晓波发表在《经济观察报》上的文章,有删改)
链接:国门外的10年
1949年
苏联试爆原子弹成功。D.M.霍奇金(英)第一次成功测定了青霉素的结构,后来又测定了维生素B12的结构,获得诺贝尔奖。
1950年
美国施乐公司生产了第一台静电复印机,使静电技术得到应用。
1951年
美国热功率为1400千瓦的增殖堆一号带动了发电机发电,这是人类第一次利用核能发电。
美国雷明顿-兰德公司使用了第一台商用电子计算机。
1952年
美国试爆第一颗氢弹。
1953年
英美科学家发现DNA双螺旋结构。
1954年
通用电子计算机(UNIVAC)问世,标志第一代电子计算机的正式诞生。
苏联建成世界第一座核电站。
美国通用电器公司的本迪将石墨转化成人造金刚石,这是人类材料合成史上的里程碑。
1956年
日本的江琦玲于奈发明了双二极管、江琦二极管,给研制固态半导体开创了各种新的可靠性。他与I.加埃沃、B.约瑟夫森共同获197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1957年
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伴侣号”在苏联拜克尔发射场由火箭送入地球轨道。
1958年
美国出现了民用晶体管计算机,成为计算机第二代产品。